电影的诞生始于纪录片

虽然说要写至少五篇“年度总结”,但真正表述起来还是乏力,就讲点自己最主观的看法吧。





生活万岁


12月1号,在KDYKDS得到了一张纪录片《一百年很长吗》的兑换券,我当天就兑换了去看,可阴差阳错地,影院放错了片子,便怀着“你大爷我压根不想看你这个无聊片名我一点兴趣都没有”的心情看完了另一部纪录片《生活万岁》。



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在影院看纪录片。感觉也没什么特别的。片子倒是走了条大爱路线,由15位底层小人物合成一个社会大群像。人间百态,生活万岁。


然而一定是我太冷漠了,觉得它是强行励志,强行积极向上,根本没拍出内核,非常虚弱、空洞没有力量感。而且你是个纪录片呀,但却有很强的故事片的意识,我很不喜欢。


然后我想,它存在的意义可能就是让浮躁的城市中人静下心,来看一看“我”之外的“他人”生活。影片的范围并不超出我本人对“生活”的认识,浮光掠影,没法打动我且细数我的纪录片观影记录,这部《生活万岁》也属于中下水准非常抱歉



由此,我要开始讲一下从来没有去认真思考过的“纪录片”,电影的诞生始于纪录片的记录方式,从1895年卢米埃的《工厂大门》、《火车进站》,到1905年把舞台戏曲搬进荧幕的《定军山》,最初的电影都是纪录片。


其实今年一共就看了五部,分别是:《脸庞,村庄》、《姑奶奶》、《金星小姐》、《昆13:批判艾未未与吴昊昊》和《生活万岁》。


其中《生活万岁》已经讲了,后面不多说。《金星小姐》是张元拍摄的一个30分钟的记录短片,而片名很长的《昆13:批判艾未未与吴昊昊》是一个粗糙的手持摄影长视频。





脸庞,村庄


 《脸庞,村庄》是一部明亮澄澈、可爱纯粹、感性艺术的纪录片,它是“没话讲”的那种好。88岁的新浪潮之母啊,太可爱,萌。



我感动于JR推着瓦尔达的轮椅在卢浮宫的艺术作品里飞驰,感动于JR摘下眼镜我们通过瓦奶奶的视角仍无法看清他的脸庞,甚至感动于瓦尔达被戈达尔拒之门外后骂他是个臭老鼠……最重要的是,不做作,记录就是记录,搞艺术就是“去做”。





姑奶奶

  

《姑奶奶》也许可以入选我的年度二十佳。理由是,我喜欢听这个人讲话,我喜欢听他唱歌。就这样一个固定镜头只对着一个人,只有一个人,别的什么也没有,听他讲2小时的话,讲他那些逼事,看他舔着棒冰,镜头对着他的大脸,听他唱歌,时不时的还像犯了毒瘾似的吸鼻子……好看,很好看。



樊其辉是一个“我号中人”都喜欢的人。不过从哥又理智地说:


他唱歌好听,很会诉说自己的悲惨,虽然大家都很惨,可是他就是能让人觉得他更惨。不过他也确实很惨,就是惨,广东那一段最惨。

他有种“报复”式的怨毒,但其实报复对象并不存在,他那种“报复”式的怨毒是天生的。

现在这么一说,其实我并不喜欢他,我只是喜欢他的悲惨,他的诉说,以及他的歌。



我感到了这是一种标准的“窥淫式”的喜欢。我现在就觉得爱看电影的癖好,都是窥淫。


“窥淫”这个概念最早是一个心理学概念,是许多心理学家在研究性心理学现象时总结的术语,奥地利心理学家弗洛伊德将这种心理现象定义为Scopophilia。

戈达尔在1963年的影片《轻蔑》的片头,引用了安德烈·巴赞的一句话说:电影为人类的欲望提供了身体(注:这句话其实是戈达尔自创的,巴赞本人并没有说过这句话)。

美国学者梭罗门在《电影的观念》中指出:“电影业认为当代人是有观淫癖的,这就促使制片人使用两性关系的场景,而不问它是否与叙事有关。”


“只是喜欢他的悲惨,他的诉说,以及他的歌。”谁不是呢?谁想要去穿越屏幕拥抱樊其辉呢?


因为没有,所以他已经真的死了。



 


金星小姐


我今年莫名其妙喜欢上了金星,一开始也是工作需要才去看她主持的《中国式相亲》,很无聊,《金星秀》也很无聊,我当然不会觉得她翻来覆去讲的那些奇遇和大道理有什么振聋发聩的,但在无形之中却被她隐藏在剽悍另一面的“女性气息”所吸引。


 

不喜欢卢哲峰这个人,但是他的很多短评我都点赞,比如对《金星小姐》他说“人物又虎又牛,片子又短又糙。”没错,就是这样。但显然他是不喜欢金星,也不喜欢这部《金星小姐》。可我的认同是建立在我喜欢之上。而且非常喜欢,就是要这么短,这么糙,才有了那种“质感”。


 我喜欢“金星小姐”,不是“舞蹈家金星”、“变性人金星”、“金姐”……所以我喜欢张元简单的立意,由金星小姐之口讲出的不为人知的往事,不是后来在节目中无数次重复的无聊话题,而是最为隐秘的爱和最“见不得人”的性。



金星小姐说,人都是孤独的。


我震惊于她讲述自己“帮助”一个肥胖出租车司机的往事,我以为她不会那样做的,但是她做了。她是敏感的、艺术的、女性的,她经历生死、爱恨、离合这些在她的艺术性上面都不值一提。别看她那么能说会道,在道上混得风生水起,但我觉得她是一个真正的孤独的艺术家。


总之我在这部“又糙又短”的《金星小姐》里看到了金星小姐,感谢张元随随便便拍了这么部纪录短片,我非常感动。

 




吴昊昊是沙雕吗?


吴昊昊是沙雕吗?值得商榷。首先,你怎么看《共产党宣言》?



我想到的结果是,我和从哥对吴昊昊的“不喜欢”仍旧是建立在同类世界里吧?如果是毕志飞呢?我还是挺非常欣赏吴昊昊的“行为艺术”的,去做本身就很强。我们并不要比谁强,但是我就是很实在的认可“去做”。比如我很纠结于:我要怎么才能推着88岁的戈达尔的轮椅在卢浮宫的艺术海洋里飞驰呢?我做不到的,吴昊昊或许可以。


下面来欣赏一下青年艺术家吴昊昊的绘画作品,我在他所有画里找了一张我觉得最好的,如下:(尽管如此仍然不堪入目,而且还不是野兽派,根本就是昊式丑陋派,注意:这还是最好的一张!)


《坐在大嘴猴布上的男》 布面 160.3×202.8cm 


在网上找到了一份吴昊昊的“简历”,如你所知,但凡没什么本事的人才会写成这样子,而大师的标签只需要:“贝托鲁奇去世,曾指导《末代皇帝》”。


◆2009年毕业于重庆大学电影学院。

◆2008年开始在北京做艺术,作品涉及绘画、视频、行为、戏剧等。

◆2016年

2016.3 《制作〈批判徐童〉》 北京独立影像展获奖实验影片展映 中国广州

2016.10 《吃孩子》 第十三届北京独立影展 实验片单元 中国北京

2016.10 《昆五 批判麦子》 第十三届北京独立影展 纪录片展映单元 中国北京

◆2015年

2015.2第二届科钦双年展 Make-Belong 中国和香港的纪录片放映单元 《kun1 行动》 印度科钦

2015.5 《制作〈批判徐童〉》 第五届华语视像艺术节 英国伦敦

◆2014年

2014.4 《昆十三 批判艾未未与吴昊昊》 弓艺术空间 中国西安

2014.8 《制作〈批判徐童〉》 第十一届北京独立影展 实验创新奖 中国北京

2014.11 《吴昊昊短片系列》 第二届长春青年电影节 中国长春

2014.5 《我与和尚的一次性会》 《昆十三 批判艾未未与吴昊昊》 第四届华语视像艺术节 英国伦敦


Anyway,我还是佩服吴昊昊,他是个行动派。他的定位应该是行为艺术爱好者,他也做了很多。我是一个忠实的行为艺术爱好者,我认为我活着只要有“戏剧冲突”和“行为艺术”就不枉活一世了。但我做的太少了,并没有那么多冲突和艺术飞到我头顶来。





纪录片


我对纪录片其实是没什么想法的。就目前中国电影来说,纪录片应该是最好的方向,去留住一些现实的片段,当下的国产片太糟糕咯。今天恰好与我是他最好的电影网友的尤利西斯の瞳提及张以庆,这是我比较认可的纪录片的形式,最后再diss一下《生活万岁》吧,真的很10W+的那种泛泛的烂,没有灵魂。


纪录片之外,我还是期待《小武》之后还能有别的出现,虽然《小陆》《小戚》不可能出于郭敬明、吴昊昊、毕志飞之手,但我也不批判郭敬明、吴昊昊、毕志飞们,我还是觉得他们挺好的呀,当然《生活万岁》也是好的,只是它能更好的它偏不,所以必须骂它。



我现在特别害怕写东西,排斥表达,说得越多就越厌恶自己,嗯,是种不自信的表现。但其实不啊,去做吧,哪怕像吴昊昊那样,哪怕像毕志飞那样。我应该去做的。甭管他们没有才华,没有灵气,吴昊昊更是戾气冲天,他们确实在“逐梦”啊。我觉得这很励志,没错。


我决定以后多看点纪录片了。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