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梁启超:那场天赐的爱情,惊艳开篇,潦草收场

民国梁启超:那场天赐的爱情,惊艳开篇,潦草收场

民国梁启超:那场天赐的爱情,惊艳开篇,潦草收场

梁启超

戊戌变法失败后,梁启超辗转抵达美国,在檀香山从事维新宣传。

某日,在一位侨商的家宴上,他遇到了挚爱一生却不可得的那个人。

何蕙珍,华侨后代,在美国长大,却没有放弃四书五经的国学熏陶。

她在语言方面颇有天赋,能背诵《古文观止》,更能熟练运用英语和法语。

民国梁启超:那场天赐的爱情,惊艳开篇,潦草收场

这次家宴是由赞助支持维新派的父亲举行,她作为主人的千金,又兼通中西方文化,自然成了沟通宾主双方的桥梁和翻译。

梁启超对英文一知半解,和部分背井离乡多年国语生疏的华侨沟通起来颇为困难,加上席间有一些外国商人在场,大家交流起来非常之“费劲”。

作为翻译,何蕙珍和梁启超并肩而坐,总能在冷场前的一刹那贝齿轻启,娓娓道来,让大家一笑释怀,让梁启超大感欣慰。

和康有为的贪财好色相反,梁启超是绝对坐怀不乱的谦谦君子。

多年来,除了妻子李氏外,梁启超还从未与陌生女子如此近距离接触并能如此有效沟通。

何蕙珍不只是性格活泼,她博学强记,谈吐非凡,尤其是她对梁启超著述思想的熟稔程度,让在场的圈内人士大吃一惊,尤其是她对“帝党”“后党”以及满清权贵的认知态度,竟让梁启超都略感汗颜。

民国梁启超:那场天赐的爱情,惊艳开篇,潦草收场

没过多久,这场宴会就成了何蕙珍和梁启超的访谈节目,两人相见恨晚,也如相知多年的朋友一般。

曲终人散,梁启超意犹未尽之时,何蕙珍却又献出珍宝。

她将在报上替梁启超辩护的文章原稿拿来给他看,并言语恳切的告诉梁启超,这是她代梁起草的回应保皇派挑衅文字的英文中译稿,请梁启超指正。

接过手稿,梁启超大惊失色。抵达美国后的诸多困惑瞬间消解。

原来,梁启超从日本抵美后,多方奔走宣传维新革命声望日隆,由是招来嫉恨。清廷驻檀香山领事馆就买通了一家当地的无良媒体,不断写文章诬陷梁启超贪财好色包藏祸心。

梁启超大动肝火,却苦于不懂英文,无法回击,只好置之不理。

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有一家英文报纸上连续发布了几篇为梁启超辩护的时评,言辞恳切,鞭辟入里。

民国梁启超:那场天赐的爱情,惊艳开篇,潦草收场

从行文看,作者对梁启超的经历和著述了如指掌,但文章未署作者姓名。

今日遇到作者,原来那些为自己辩护的文章,竟都出自眼前这位秀外慧中的何蕙珍小姐之手。

梁启超激动地语无伦次,目视何蕙珍竟不知从何说起。

临别时,何蕙珍含情脉脉言道:“我十分敬爱梁先生,今生或不能相遇,愿期诸来生,但得先生赐一小像,即遂心愿。

数日后梁启超小心翼翼的将照片赠与何蕙珍,何小姐亦投桃报李,回赠亲手织绣的两把精美小扇。

从何小姐的眼神中,梁启超直到,这位情窦初开的少女已经堕入情网,无法自拔了。

民国梁启超:那场天赐的爱情,惊艳开篇,潦草收场

不久,一位好友前来拜访梁启超,婉劝梁娶一懂英文的女子做夫人,说这样会给他的事业带来极大的帮助。

梁启超经过深思熟虑,决定挥剑斩情丝。因为他已有妻子,而且他曾与牺牲的谭嗣同创办‘一夫一妻世界会',不能自食其言,再者,他此时仍被清廷通缉,若有人能拿到他的人头就有10万赏银,他现在想和妻儿见面都不可能,再娶一个大家闺秀、旷世才女,无异于节外生枝,雪上加霜!

有朋友辗转劝慰梁启超,身处异乡,若多一个懂英文的伴侣,于国于家于事业都未尝不是“好助力”,梁启超思忖再三,婉拒了。

不久,梁启超与何蕙珍在一场酒会上“意外重逢”。梁启超百感交集,才华横溢的他居然结巴起来。倒是何蕙珍依然大方得体的谈天说地,娓娓道来。

梁启超囧的几乎不敢抬头,何蕙珍深情凝望着他说:

“先生他日维新成功后,不要忘了小妹。但有创立女学堂之事,请来电召我,我必来。我之心惟有先生。”

即使是在美国,以当时的风气,如此表白已经是世间罕有!

民国梁启超:那场天赐的爱情,惊艳开篇,潦草收场

梁启超心如刀绞,几欲晕厥。他强忍泪水轻轻说了声“珍重”,便仓皇离场,逃奔回寓所潸然泪下。

在进退两难期间,他陆续写了24首情诗记述对何蕙珍的赞美、思念和爱慕,将绵绵爱意融入诗篇之中,例如:

颇愧年来负盛名,天涯到处有逢迎;

识荆说项寻常事,第一知己总让卿。

然而此事终于被发妻李惠仙得知,她给梁启超写了一封回信,正告梁启超:你不是女子,大可不必从一而终,如果真的喜欢何蕙珍,我准备禀告父亲大人为你做主,成全你们。

民国梁启超:那场天赐的爱情,惊艳开篇,潦草收场

李惠仙如此这般实属心机。她知道梁父是决不会同意儿子纳妾或再娶的。此举让梁启超着了慌,他急忙复信,请妻子手下留情,并再三向夫人表白,对何蕙珍已“一言决绝,以妹视之”。

梁启超最终无奈的封印了这场爱情,结束了苦恋。

此时已经是1900年,义和团甚嚣尘上,八国联军占领北京,慈禧太后将康梁的人头价码提高到10万赏银,斗争几近残酷,梁启超更加没有时间和精力沉溺儿女私情。

满清倒台后,梁启超任民国司法总长,何蕙珍专程从檀岛来京,欲与之再续情缘。

然而梁启超只在总长的客厅里招待何蕙珍喝了一杯碧螺春,何蕙珍无奈,悻悻返美。

民国梁启超:那场天赐的爱情,惊艳开篇,潦草收场

终于,原配李惠仙挂了,何蕙珍再次从檀岛至京,但梁启超仍然婉辞。因为此时,他膝下已有5个子女,而且深陷政治漩涡自顾不暇,此时更不能拖累何蕙珍和他一起困顿一隅。

1969年,90高龄的何蕙珍在檀香山家中无疾而终,终生未嫁,而此时,梁启超已经离世40年。

四十年中,何蕙珍女士常常手拿梁启超的照片深夜沉思,辗转难眠。

民国梁启超:那场天赐的爱情,惊艳开篇,潦草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