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美食 | 酸汤水饺

一下子,酸汤水饺亦敌亦友。它既是心灵的抚慰,美好的伴侣;它又是必须立即消灭的敌人,化悲愤为食欲。

我不适合理工科,偏又读了工科。这方面,奇葩的中国学生可不止我一个,多了去了。个中原因……唉!理工课程也不是不能理解,只是我的领会节奏慢了一点。比如《画法几何》,补考的时候,老师走过我身边时瞅了一眼我的卷子,说:你啊,不是笨,是懒!。我心里苦笑,学期里有点糊涂,放假回家看一遍书做一遍习题,就全懂了。补考分数我还记得是89分,我们学校补考卷的难度和正考是一样的。班上最聪明的学生能考90分以上的也没几个吧?我们当年理工科和文科不同,学业压力是很大的。我由于赶不上进度,特别羡慕人家美国真正的学分制,人家甚至可以先工作,再来读,慢慢读,考够学分就可以毕业拿证。我们虽也是学分制,操作起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也不是所有课程都举步为艰。我觉得我没花多少精力,英语四级考试却考了班上第三。也有《哲学》之类的课程,却是所谓的副科,分考再高都不受重视。

所以我的学校生涯,并没有因为高考的结束而轻松起来,反而变得更压抑。压抑的生活一定得有渠道可以发泄的,要不精神肯定会出问题。读课外书放松?这条道是走不通的,考试都应付不过来,哪有时间读课外书。倒是简易英文读物读了一些,名义上是学英语,实际上是给压抑的生活找个透气的口。

那个年龄体力充沛,我就像阿甘一样,跑步,不断地跑。一万米跑下来,都不怎么喘。运动能使人忘却一切烦恼,鼓起斗志,精疲力竭了也能睡个好觉。

还有一个那就是吃!食物是上帝赐给哀民们的良药。

大学周围肯定都会有一溜简陋的食摊食店。怀着郁闷的心情走出校门,走进食街,就能闻到煮面的面香味。西安以面食为主,对付学生的食物主要就是面条和饺子,50米的食街,只有一家卖盖浇饭的,但我很少光顾,一个是我喜欢吃面,一个是北方的米饭和炒菜实在也不如南方的。走近那家饺子馆,郁闷暂时被忘却,肚子的欲望忽然显得和实际尺寸大小不相符,两眼放光。走进饺子馆,酸酸的醋香味匀匀地温和地弥漫着整个小店,心里想的是酸汤水饺,眼睛看着的是酸汤水饺,嘴上说的是酸汤水饺。一下子,酸汤水饺亦敌亦友。它既是心灵的抚慰,美好的伴侣;它又是必须立即消灭的敌人,化悲愤为食欲。

饺子馅有三鲜饺、牛羊肉饺、韭菜饺、白菜饺等等,与其它地方的饺子没太大不同,但就是那酸汤诱人。别的地方吃饺子,多半是捞干起来,蘸着调料吃。那些调料多是酱油啊醋啊,自己调的,很难调出什么美味。而酸汤水饺的汤是店家配料调料给调好的,恰如其分,酸鲜馋人。

深棕的汤色,洒点蒜苗碎,香菜末等,浮着些许红色的辣椒油,三鲜饺还会洒点虾皮。饺子面韧香,煮得刚刚好,既不煮烂软了,又没有夹生。后来在南方吃到的水饺,饺子皮常夹着生面。北方面的质量常比南方的好,饺子皮也是手工细细地擀出来的。光是饺子皮吃起来已经麦香十足,劲韧滑口。更不说饺子馅,一切都是切得碎碎的,整得软贴贴的,不硌嘴。既不干又不水。味道也恰到好处,鲜美,陕西虽也是北方,但吃得并不很咸。不像山东、东北,食物常咸得让人发慌。最让人无法抗拒的是酸汤,吃几个饺子,小喝一口汤,怎一个屌字了得。吃完饺子,汤还剩半碗,意犹未尽,端起碗把汤喝个精光。有一次,一个服务员姑娘,纯朴的脸,红红的两腮,在一旁看着我把汤喝光,偷偷地笑着。我放下碗,看到,不好意思地用手擦一擦嘴。

饱餐一顿最大的好处,是有一种有点无聊的满足。仿佛人生和世界会在这种慵懒的幸福中定格。

毕业时拿到毕业证学位证,我长舒一口气,看一个人做事,除了看事做得怎么样,还得看他为此付出了多少努力。班上有几位同学因为放倒的课程超过4门拿不到学位证,还有几位因为英语四级没过毕业证都拿不到。

现在的日子说不上轻松,但那段青葱岁月我一点都不怀念,我怀念的是,西安的酸汤水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