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纪录电影

纪录片《四个春天》凭借对家庭本真生活的深情记录与刻画被誉为国产纪录片的“清流”。

影片获得第12届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纪录长片

第55界台北金马奖最佳剪辑提名

金马奖最佳纪录片提名

豆瓣评分也高达8.9分

这是一部让人产生共情的影片,只要看过就会为之动容。


从2013年到2016年的每个春天,长达四年的拍摄。45岁的大叔级导演陆庆屹用影片真实记录了父母朴素如诗的生活点滴。缓缓雕刻出一个幸福家庭近二十年的温柔变迁,以及他们如何以自己的方式面对流转的时间、人生的得失起落。


很多人对纪录片的印象可能都还停留在展现人生的苦难。但看完《四个春天》你的脑海里将满是温暖、温情纵使片中包含着生离与死别。还是那句"人生没有苦难 只有经历"最动人


“可能有苦难,但我不想称之为苦难。

我只是想呈现面对世界和自然的那种自然状态."



四个春节连接四个春天,孩子如燕子般飞来又飞走。加上数年前的家庭录影,孩子慢慢成长,父母渐渐变老,这种自然的时间跨度增加了影片的时间包容性,观众看到的不只是四个春天的故事,更是一个家庭的时代演变史。


这份真挚、不加修饰的流动于镜头内外的亲情,也唤醒了人们久违的美好共鸣。对亲情的温润感悟、对世事变迁的杂陈体味对时光与故人的怀念。


陆爸爸是一个文艺老年,会修家具、会写春联、会二胡 、小提琴 、手风琴、 笛子等中西乐器,钢琴是他的新玩具。

更别说还会自己淘宝买东西用剪辑软件剪视频,是一位学习能力很强的退休教师。


这部纪录电影中的音乐,不再只是烘托情绪的符号,而成为一种直接的叙事元素,歌词和旋律中都融合着他们对生活和家人深沉的爱。镜头下的他们对生活的热爱无处不在。

喝口小酒熏出漂亮的腊肠写了一幅满意的春联时都喜欢说「好安逸哦」。

哈哈的笑声也贯穿影片始终。



唯一让我有点无法接受的就是那个很像母亲的姐姐,餐桌上一边唱一边动手舞蹈的人,就这么病去了。

他们在姐姐的坟前种花种豆,给姐姐在家里留一张吃饭的椅子等着姐姐的坟前开一个又一个春天。


陆妈后来面色哀愁地说:如果自己先离去陆爸爸要如何面对这么大的空落落的房子。可能因为导演就是这家里的一分子,所以镜头离得近而不具侵略性,快乐的时候我跟着他们一起笑,难过时我也跟着他们一起哭。我都觉得自己和这一家人生活在了一起。


从第一年春天到第四年春天,漫长的时间跨度,被压缩在 2 个小时的影片内。我们能明显地看出陆爸和陆妈衰老了许多。


乐观积极、热爱生活的父母早在儿子将镜头对准他们之前就有用照片和录像记录家庭生活的习惯。


看似轻描淡写的影像,看似轻描淡写的生活,实则承载着导演对“家”深沉的爱,也承载着家人对生活和彼此深沉的爱。

或许这并非创作者自觉的克制表达,但这种极简的美学呈现却往往会有一种史诗般的深刻,这是一部既个人又普世的家庭史诗。

离家越久,离家越近。

对家的理解越深,越能体会家的意义与份量。



如果喜欢我们的话请长按下方图片,扫描我们二维码,有更多惊喜等着你呦!